您的位置:首页  »  科学幻想  »  变身修真记-第27章 和体双修
变身修真记-第27章 和体双修
变身修真记-第27章 和体双修




     出了会议室,燥热的身体被山风一吹,凉快了很多,胳膊被他抓着,就算运起轻功也没法跟上他的脚步,他嫌我走的慢,一把把我横抱在怀里,飞快的跑向他的房间,他身上铁一样的肌肉搁的我身上生痛生痛的。



     来到房间的门口,一脚踢开门,进了屋子一下就把我扔在了床上,扑上来脱我的衣服,他脱我的也脱他的,喘着粗气连脱带撕我们光着身子抱在了一起。



     他的动作非常的粗鲁,我的胸罩,内裤,丝袜全都被他给撕坏丢在了地上,那是我才买的名牌,花了一万多,虽然很心痛但也顾不了那幺多了,我们疯狂的互相亲吻,互相抚摸。



     在吸我奶头的时候,他发现我的乳房可以分泌出乳汁,惊讶的:"哦。"了一声,笑着对我说:"不错啊,小小年纪就练成了出乳功。"
奶水.jpg


    原来让乳房产生乳汁的功夫叫出乳功啊,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乳头被他嘴巴吸的十分的舒服,不由就兴奋的叫了起来,在吸光我两个乳房的乳汁以后,这几天被乳汁涨的难过的要命的乳房终于轻鬆舒服了。



    找準机会一口把他的含在了嘴里,久违的特有的味道从我的舌尖传来,刺激的我更加兴奋,运起舌功美美的吃了起来,在我嘴巴的刺激之下,他的喉咙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声音。



     在享受过我的舌技以后,他示意我吐出他的,让我仰躺在床上,分开大腿进入我的阴户,他的是我见过的男人中最粗最大的,相信也只有练过淫功的女人才受的了,一般的女人根本就不行。



    他的冲击力度,深度,速度都很大,给我的感觉就像一个打桩机一样,不用奼女功的情况下,我的下体只能勉强应付,暗暗运起奼女功跟他斗在了一起



    他干的我高潮了无数次以后,用力把他的整根插入了我的炼精炉里,然后对我说:"和体双修吗?"



    "和体双修?可我不会不会啊。"这门功夫我只听过,从来也没有见过,奼女心经里也没有记载。



     "不会没关係,跟着我做就可以了,我们阴阳和合教的双修密集是最完美的。"他喘着粗气对我说。

     我的心动了,试试就试试好了,我的奼女功是上古淫神天阴奼女所创,任何淫功在我面前都不够看的,应该是不会有什幺危险,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见我同意,他的龟头上立刻传来了一股内力,进入我的炼精炉,我也按他的要求运起奼女功引导着他的内力进入了我的丹田,在丹田里我们的内力好像麻花一样扭在了一起,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之下内力修练的速度快了几乎一倍,就好像一辆车子,原来是一匹马拉的,现在变成两匹马来拉,速度当然会快很多。



     我也知道了为什幺我们奼女功里没有阴阳双修这一说了,奼女功对于内力本身的修练几乎就没有任何好处,内力的增长完全是炼化男人的精液来的,所以阴阳双修这种本身内力的修练对于我们用处不大。



     配合着他完成了内力的流转以后,他在我体内射了精,从我的下体抽出,躺在床上对我说:"妳修练的是纯采阳补阴功,我的这种合体双修对于妳是不适合的,妳的功力增长很快,但是非常的不纯,妳得找一个炉鼎来对妳的内力提纯,不然是不行的。"



     炉鼎,是我第一次听到的一个词,我钻进了他的怀里,一边抚摸着他的胸肌一边问:"什幺炉鼎?"



     他给我摸的很舒服,说道:"有一门功夫男人或是女人练了以后对于本身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可是却可以提纯妳这种修练纯粹的采阳补阴或是採阴补阳人的内力,像妳就需要準备几个这样的男人,基地就有的,妳明天申请一个就可以了,特训结束以后妳也可以跟妳的领导申请,安全局是会配发的。"



     听到这里我心里想,这些都是修练淫功最基础的东西,苏姊姊也不会,看来她跟我一样也是属于二把刀的那种,怪不得一直没有听苏姊姊提过她的师父,看来特训结束后我要打听打听才好了。



     就在我躺在他的怀里听他给我介绍一些修练淫功经验的时候,屋子里又进来了几个人,看着我们裸体躺在床上,笑着对张凯说:"爽够没有啊,该轮到兄弟我们了吧。"



     张凯看了看他们,站了起来对他们说:"你们来好了,那幺多废话。"



     我不知道他们是谁,只知道他们是助教,没有反对,任由他们折腾好了,他们上来就要3P,也由得他们,我骑上一个男人的身子,用阴户套着他的,翘起屁股让一个男人把塞进我的肛门,还有一个跪在我前面把放进了我的嘴里。



     一边给他们干一边想着刚才张凯对我说的话,他的话使我有一种茅塞顿开的感觉,以前的我根本就是一只坐井观天的青蛙,不知道换了多少人,多少根从我的身体里进进出出,不知不觉天就亮了,就在我干的爽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有人在喊:"开饭了,集合。"



     听到喊集合,大家连忙找衣服穿,我的衣服昨天都给张凯撕坏了,好的衣服又都在我的房间,赶紧吧被他撕烂的衣服围在身上,往自己的屋子里跑,跑了一半就被队长叫住了,她对我说:"没听见集合哨吗?过来集合。"



     什幺,这样就去集合,但看着别的学员都已经站好了,我也只好光着身子跑了过去,老老实实的站在了队伍里,人人都看着我笑,搞的我很窘迫,这个时候队长说话了:"今后不管是什幺情况,只要一听到集合就要立刻过来站队,知道不知道。"说完还看了看我。



    然后语气顿了顿,又继续说:"今天要表扬一个人,就是王静,明天才开始训练,可她昨天晚上就已经主动开始自训了,这种精神值得我们表扬,总分加五分。"



    又看了我一眼,我原本以为要遭的,没想到就这样被加了五分,不知道是喜还是忧了,一时被搞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好了,吃饭。"随着队长的一声令下,我们进了饭堂。



    我们十个学员围坐一张桌子,伙食很不错,但是我却很郁闷,一个人光着身子坐在所有人中间,不知道是吃还是不吃,虽然大家都不说话,但是我想所有人此时都在心里笑话我的。



    红着脸,低着头飞快的吃完了我的早餐,跑回自己的房间,冲进浴室,好好把自己的身子洗了洗,昨天晚上疯狂时搞的身上被搞汙秽不堪,早上集合的时候又没来得及洗,饭堂被我搞的都有了一股精液的味道了。



     洗完了澡,感觉有一点点疲劳,正準备休息的时候突然有人敲门,打开门一看,是合和派的钟红。



    我跟这小丫头很有缘,昨天在餐会的时候我们就聊的很不错,她一进来就笑着对我说:"王静姊,不错啊,一来就给自己加了分。"



    原来她是来恭喜我这事的,我苦笑着摇了摇头说:"什幺加分啊,妳是来笑话我的吗?这分谁要加啊,妳想加吗,我让给妳。"



     见我说话的语气有点冲,她就没再说什幺了,而是转了一个话题:"听说妳昨晚大战群雄啊,呵呵!"



     一想到昨晚的事我就有点汗颜,不过做也做了,再去多想也没什幺意思,只是点了点头说:"是啊,我厉害吧?"



    "是很厉害,不过我也不差哟,我早就大战过他们了,呵呵。"她笑着对我说。



    "什幺,你大战过他们?"看着她的样子,最多也才刚满十八岁而已,我在心里猜测着她的年龄。



    见我对她说的话抱有怀疑,她小巧的鼻子一皱,立刻抗议的对我说:"我可是我们合和派的高手,从八岁开始到现在,根本就阅棒无数,在武林中以耐力持久而着称,我在我们合和派考核武功的时候可是以一对一千的成绩坐稳了年轻一代头把交椅的。"



     听了她的话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这些有着深厚底蕴的武功门派确实不是我们这种散兵游勇能够比拟的,一对一千我相信我也可以,但是要我到哪里找一千个人男人去,总不能躺在大街上啊,可她们门派就可以,看来一个人就是再厉害也成不了什幺大事。



     一想到成大事我就想到了苏姊姊诶,她现在还被我蒙在鼓里一心做着她的光大天阴教的梦吧。



     但我知道她的梦实现的可能性很小,也就不去想了,听这小丫头把自己说的这幺厉害,我可要好好见识见识,于是我笑着解开了她的上衣,她的迷彩服里什幺也没穿,光溜溜的,皮肤雪白,可是巨大的乳房上的两棵乳头却已经是黑的发亮了。



     我再解开她的裤子,她的下体也是一样,在这一点上我这一年多的修练是没法跟她十年如一日的苦练相比的,看来在这个上面我还得加油了啊。